首页 / 快讯 / 两名安徽电竞选手回顾“进化”之路袒露职业心声

两名安徽电竞选手回顾“进化”之路袒露职业心声

11月6日,2021英雄联盟全球总决赛决赛上,中国战队EDG最终以3:2战胜韩国战队DK,获得S11冠军。新浪微博上,央视新闻发布的EDG夺冠话题阅读量约38亿。一时间,电子竞技“火出圈”。可以说,电竞改变了他们的人生轨迹。若非如此,他们中的一些人依然是每月领着四五千元的普通打工者。而当这些人踩上“风口”,摇身一变成了一个月能收入“十几万元”的电竞主播,“眼睛一睁一闭钱就来了”……但即便如此,玩了9年英雄联盟,做了四五年电竞主播,26岁的铜陵小伙孙晨(化名)还是准备转型。现在,直播时间之外,孙晨几乎不碰电竞游戏。“电竞不等于打游戏。”安徽省安庆市电竞协会秘书长艾冉表示,进入电竞职业队非常困难,尤其是入队后每天长达十多个小时的艰苦训练,也让很多人吃不消。

苦苦求饶三天后“毛病”又犯了

孙晨是靠做电竞主播赚到人生第一桶金的。在此之前,他也承认是一个自己对自己都无奈的“问题少年”。

这位枞阳小伙是在浙江台州读的小学。那时候,父母在那里打工。起初他的成绩也不错,“还经常去补课。”但是后来由于各种原因,迷上了网络。孙晨记得,小时候经常半夜趁父母睡着,偷偷跑到网吧包夜,直至凌晨三四点回家。

期间他被父母教训过多次。“最狠的一次,我爸凌晨起来发现我不在家,就出门找,路上正好碰到我回家。”气急败坏的父亲,一怒之下把孙晨的头按进了旁边的小河里,狠狠地质问,下次还去不去上网了。孙晨苦苦求饶,保证自己不会再犯后,才被饶了一次。

而仅仅三天后,他的“毛病”又犯了。回忆曾经的自己,孙晨坦言,那时候父亲对他几乎是“三天一小打,五天一大打”,但还是没用。这样的一位“问题少年”后来回乡读初中,但在16岁就早早辍学。也就从这个时候,在网吧上网时,迷恋上了英雄联盟这款游戏。“起初打游戏就是为了开心。”

“我要回家干电竞主播”

没有学历的孙晨,也尝到了工作之苦。“我没有一份工作可以干超过三个月的。”做电竞主播前,他的最后一份工作是在浙江一家酒店“跑菜”。

跑菜就是端盘子。“我一个人跑十几桌菜,脚都磨破了,老板也死抠,不招人。领班也滑头,一到跑菜时候就找不到人。”最终,孙晨还是选择辞职。他清楚地记得,当时自己的辞职报告上只写了一行字:“我要回家当电竞主播。”

选择做电竞主播也是事出偶然。“我那时候玩短视频,发了一个视频居然上热门了。”就这样,回到家乡的孙晨,靠着在网吧包夜,一步步开始了主播生涯。而曾经“三天打鱼,两天晒网”的孙晨,居然一干就是四五年。

除了喜欢,孙晨也坦承,那些年挣钱的确比打工好。“刚开始就是给人代练,一天三五百块钱。”巅峰期,孙晨的直播账号粉丝达到90万。“光是广告收入,一月也有十几万(元)。”干直播的第二年,孙晨就买了一辆几十万元的奥迪轿车。

被电竞改变命运的一代人

被电竞改变命运的,不只一个孙晨。淮南人小文(化名)也是一位“幸运儿”。虽然父亲有着不错的生意,小文也在中学时代迷恋上了网络,最终辍学。“我爸让我跟他一起做生意,但是我完全不是做生意的料。”

和孙晨的父亲一样,最初,小文父亲也极度反对儿子玩游戏。“甚至把我的电脑都给砸了!”只是,极度宠爱孙子的奶奶,耐不住小文的撒娇,又给他重新买来了电脑。一直到现在,做电竞主播的小文依然和奶奶生活在一起。

如今,他的某视频平台的直播账号已有120万粉丝。这位生活中十分内向的90后,靠着迷人的嗓音及“国服排行前十”的盲僧(英雄联盟游戏中的一个角色)技术,在虚拟的游戏世界里俘获了众多粉丝。

小文的收入足以养活自己,这也让父亲停止了对他的“治疗”。孙晨也说,父亲对自己的认可可谓简单粗暴:“只要看到我挣到了钱,就不会管我。”

“如果我有孩子,只要孩子喜欢,在不违法的前提下,我都会支持。”小文在接受安徽商报融媒体记者采访时,也开始反思父辈们在教育孩子时的“不足”。

调查数据显示,中国电竞用户以男性为主;集中在30岁以下,占比近80%。孙晨说,虽然说80后开始玩电竞游戏,但电竞游戏最庞大的主体还是90后,现在的00后更喜欢狼人杀、手游等游戏。

中国电竞最好的时代

与其说是电竞成就了孙晨和小文,不如说,他们遇到了中国电竞的最好时代。这一切的标志便是中国战队五年三次获得英雄联盟全球总决赛冠军。

2018年,中国战队IG首次让国人站到了英雄联盟总决赛的最高领奖台;2019年,另一只中国战队FPX再次折桂。两年后,今年11月6日,2021英雄联盟全球总决赛决赛正式打响,尽管比赛胶着,中国战队EDG最终以3:2战胜韩国战队DK,获得S11冠军。

“影响最大的是今年。”孙晨说,当时他在家里看直播,从晚上八点一直看到凌晨。“比赛打满5局,EDG是决胜局险胜的。”而EDG夺冠之所以有着如此大的影响力,是因为战队的知名选手明凯。“很多90后都是看着他玩英雄联盟长大的。”

就在中国战队第一次获得英雄联盟全球总决赛冠军后数月,2019年4月,人社部发布的13个新职业中包括了电竞竞技运营师和电子竞技员两个职业;今年2月,人社部首次颁布电子竞技员国家职业技能标准。这标志着电竞行业从业者身份获得了社会认可。这距离2011年中国电子竞技俱乐部成立整整10年;距离本世纪初我国第一批电竞俱乐部诞生,不到20年。

数据显示,EDG战队战胜韩国的DK战队获得2021英雄联盟全球总决赛冠军,刷屏各大社交网络,在新浪微博,央视新闻发布的EDG夺冠话题阅读量约38亿。电子竞技“火出圈”,各类赛事和行业新闻不断出现在公众视野,让主流社会逐渐了解并开始重新审视这项年轻人热烈追捧的新行业。

2020年以来,受新冠肺炎疫情影响,人们的在线娱乐时长显著增长,电竞游戏用户规模迅速扩大。今年10月,英雄联盟手游一经上架便迅速登顶下载榜,首月流水超11亿元。《2021年中国电竞行业研究报告》显示,2020年的移动电竞游戏市场增速达36.8%,电竞生态市场增速达45.2%。

数量庞大的业余玩家演化为以观看电竞比赛为核心需求的电竞用户。数据显示,我国电竞用户规模达到近5亿人,相对于2015年增长了350%。这个庞大的电竞用户,正是小文口中的,没有被父辈们看到的电竞价值需求人群。

电竞不等于打游戏

即便遇到了好时代,孙晨还是准备转型。“我都不敢去医院检查,害怕检查出一身毛病。”除了颈椎,他还注意到,长期的熬夜之后,头发开始脱落。“我也不想30岁后,人家来我家拜年还说,还在直播打游戏啊。”现在,直播时间之外,孙晨几乎不碰电竞游戏。

孙晨已经养成了白天睡觉,晚上活动的生物钟。“以前是直播打游戏,现在不打游戏也是刷视频。”他也想过改变这样的生活习惯。孙晨说,他身边有朋友比较沉迷打电竞,几乎一个月在网吧包夜。而现在,这位朋友严重脱发。“可能是和长期熬夜有关。”

“电竞不等于打游戏!”安徽省安庆市电竞协会秘书长艾冉告诉记者,我们普通人拿着手机在那玩游戏玩一下午,那叫娱乐,这不是电竞。在今年第十四届全运会电子竞技项目(展演类)总决赛上,代表安徽省参赛的安庆市电子竞技运动协会参赛队以3比0比分战胜对手,夺得全运会电竞项目全国总冠军。

艾冉曾参与安庆电竞代表队选手的组建。这个王者荣耀的职业战队选拔队员的门槛很高。“巅峰赛要进入全国前100名。”艾冉说,“这肯定是少数,全中国只有那100个人可以达到我的标准。”另外一个标准是选手英雄池的数量不低于三到五个国服。“虽然王者荣耀有100多个英雄,但每个英雄的前十名才能拿到国服。即便每个英雄都有一个国服,但全国也只有1000多人。”

更为艰难的是后期训练。艾冉告诉记者,队员进来后要进行每天长达不低于12个小时的训练。训练的内容是,约其他战队打比赛,然后复盘提升技能。“有很多队员怕拖后腿,一天的训练时间甚至达到了18个小时,否则他就有可能被淘汰。”长时间的训练,也让很多职业选手受到了职业性损伤。“对腰椎、颈椎、手指等都有一定的伤害。”

“如果再来一次,我还是想好好读书。”淮南人小文回首过往,虽然不否定走上电竞职业,但还是袒露了对没有好好读书的后悔。在他看来,如果没有天赋,建议后来者不要轻易走上电竞之路。“如果你打一段时间,发现自己不是佼佼者,那就不要以此为业。”

(安徽商报融媒体记者 陶伟)

来源:安徽商报

发表评论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

联系我们

联系我们

0898-88881688

在线咨询: QQ交谈

邮箱: email@zhutibaba.com

工作时间:周一至周五,9:00-17:30,节假日休息
关注微信
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

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

手机访问
手机扫一扫打开网站

手机扫一扫打开网站

返回顶部